377、恩爱

凤轻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华体会app网 www.trayanov.com,最快更新皇城第一娇最新章节!

    这次除夕宫宴过得十分顺遂,也可以称之为平淡。

    没有什么突发情况,也没有什么狗血剧情。宴会上所有人都一派喜迎新年的喜庆模样,只是那恰到好处的喜庆总是难免让人觉得有几分不真实。

    不过并没有人在意这些,人们依然在各自的位置上扮演着各自分内的角色。共襄这一年一度的盛举,当然也是真心希望过了今天这一年的倒霉事情就都通通烟消云散了。

    谢骋毕竟年纪小,早早地就被送回去睡了。

    骆君摇和谢衍却要一直坐在宴会上,跟所有人一起守岁。

    子夜交替的时候,皇宫上方燃起了绚丽的焰火,几乎将整个皇宫都笼罩在一片夺目的光芒之下。

    大殿中的众人齐齐站起身来,向摄政王和王妃道贺新年之喜。

    之后年纪小还有些精神的年轻人便纷纷涌到了殿外欣赏焰火,而年龄大一些精神不济的老人则是可以准备告辞出宫了。

    今晚是整个皇宫一年中唯一的一整天宫门都不会落锁的日子,守过了岁想回家的自然可以回家休息了,还不想回家的年轻人也可以留在宫里继续宴饮玩乐,或者结伴出宫在城里嬉闹玩耍。

    今晚不仅皇宫不会落锁,整个皇城里都会热闹一整夜。

    骆君摇早就有些困了,送走了一些年长的官员命妇,谢衍便拉着她往宸佑宫的方向而去了。

    时间太晚了,明早还要给太皇太后拜年,因此他们今晚也要歇在宫中。

    两人牵着手一路往前走去,身后不远处的焰火依然还在绽放着。伴随着炫目焰火的还有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倒是让深夜的皇宫显得十分热闹。

    “我们就这样走了好吗?”骆君摇抬头看向谢衍问道。

    谢衍道:“后面的事情自然有人负责,不必担心,摇摇不是困了么?”

    骆君摇忍不住抬手揉了揉眼睛,点着头嘟哝道:“确实有点困了,好久没有觉得这么累了。”

    这种累绝对不是身体上的累,再怎么样主持这种宴会也不可能有练武累。但是练武是越练越精神,主持这种宴会却是真的越来越疲惫,是一种打从心里升起的疲惫。

    骆君摇觉得或许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像很多命妇一样,热衷于举办各种宴会了。

    谢衍轻笑了一声,道:“辛苦摇摇了。”

    骆君摇忍不住道:“你好像一点儿也不觉得累啊。”她要应付那么多的命妇,谢衍同样也要应付朝中的大臣。那些命妇们最多就是说一些鸡毛蒜皮,东家长西家短的事情,她不想聊可以当没听见。但那些官员要说的事情,却不是说心情不好就可以不理会的。

    谢衍淡定地道:“一般没人会在我面前废话。”

    骆君摇秀眉微挑,偏着头仔细打量了他良久,方才点头笑道:“也对,他们肯定都恨不得把要说的话控制在三句之内,说完了离你越远越好。”

    这倒不是骆君摇调侃谢衍,而是讲述了一个事实。

    虽然骆君摇觉得谢衍长得好脾气好什么都好,但在朝中绝大多数人眼中谢衍可不是这个形象。

    五年前三王之乱远了一些暂且不说,就只是这一次宁王叛乱就让不少人对谢衍心生畏惧。

    宁王叛乱是他自己找死没错,可之前几年宁王都好好的没事,你摄政王才回来不过几个月——宁王叛乱死了,阮廷参与叛乱被判了斩监候全家流放,苏太傅年事已高事实上已经退出朝堂,骆云是你的岳父。

    这让别人怎么想?

    摄政王殿下前面十多年征战沙场,战功彪炳,三王之乱给人留下了残暴嗜杀的印象。如今回到大盛不过几个月,大权在握一人独尊,自然也免不了给人留下一个心机深沉的印象。

    对此谢衍并不在意,他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没有心思去管别人是怎么想的。

    有时候让人畏惧害怕也不是什么坏事。

    有这个功夫,他还不如多陪陪自家的小王妃呢。

    从宴会的地方一路走过来,被冷风吹过之后骆君摇反倒是清醒了。

    横竖也睡不着,干脆便拉着谢衍爬上了宸佑宫的房顶,两人在房顶坐下来一起欣赏天空绽放的焰火。

    谢衍低头看看靠在自己身边的姑娘,抬手将她往怀里拢了拢,道:“怎么想到在这里看焰火?不冷?”

    骆君摇正兴高采烈地欣赏着焰火,听到他的话才侧首看向他,眸光璀璨,“不冷呀。啊…说起来我突然想起中秋那晚……”话说到一半她突然住嘴了,蓦地想起来自己当时在心里编排了什么,一时间有些哑口无言。

    相处了这些日子谢衍显然很了解她了,于是也低下头看着她,脸上带着几分似笑非笑地意味,“中秋那晚,如何?”

    骆君摇眼睛眨了眨的,不动声色道:“我当时就觉得,摄政王殿下真是英武俊美,气吞山河,简直是我见过最最出色的大盛第一的美男子。”

    “哦?”谢衍挑眉道:“看来阿骋那么长进,确实是摇摇的功劳。”都敢当着他的面睁眼说瞎话。

    “我是真心的,你不相信我?”骆君摇不满地瞪着他道。

    觉得谢衍长得帅绝对是百分百真心的。

    “信。”谢衍低声笑道:“怎么能不信?能让王妃觉得好看,是本王的荣幸。”

    骆君摇这才满意,“这还差不多。”心里悄悄地松了口气,下一秒就听到谢衍悠悠问道:“除了觉得我长得好,你当时还在想什么?”

    “还在想你和朱太后……”正暗自心虚晃神中的骆君摇蓦地睁大了眼睛瞪着谢衍,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小嘴。

    她在说什么鬼东西?!

    谢衍似笑非笑地看着恨不得将自己缩成一团儿的小姑娘,“王妃的想法倒是活泛,让本王都有些叹为观止了。难怪王妃喜欢自己动手写话本,果然还是有些天赋在身上的。”

    骆君摇嘤嘤地望着眼前高大挺拔,极具压迫感的男人,“我错了……”

    谢衍抬手在她头顶上敲了敲,道:“以后不许胡思乱想。”

    骆君摇眨了下眼睛,乖巧地点了点头。

    谢衍轻叹了口气,伸手将她揽入怀中,低声道:“除了你,本王从未与别的女子有过牵扯,以后也不会有。”

    骆君摇怔了怔,脸上很快绽出了灿烂的笑容。

    她心里欢喜,面上却并不显露。而是抬起头来仰望着谢衍,理所当然地道:“那是当然,你若是有了别人,我就不要你了!”

    谢衍微笑道:“只是不要我了?”

    骆君摇轻哼一声,抽出幽月刺在他跟前比划了两下道:“还要把你变成丑八怪,就算你喜欢别人,人家看到你变成了也会抛弃你的。”

    谢衍道:“为了不变成丑八怪,我也不能与别的人有牵扯。否则不仅别人要抛弃我,恐怕摇摇第一个就要抛弃我了。”

    骆君摇仰起下巴,“你知道就好。”看了看谢衍,犹豫了一下又道:“如果你不做坏事,我就勉强不抛弃你吧。”

    “那就多谢摇摇了。”谢衍轻笑,抬手扶住她小巧精致的下颚,低头轻轻在嫣红的樱唇上落下一吻。

    骆君摇想了想,还是道:“你还是尽量不要变丑吧?”

    谢衍低笑了一声,低头噙住了那片在夜色下娇艳润泽的樱唇,“我尽量。”低低的几个字淹没在了唇齿之间。

    宸佑宫一角的宫殿屋檐下,袭影抱着剑有些无语地看着不远处房顶上的两个人。

    “话说,王爷和王妃不冷么?”

    叠影坐在他旁边的栏杆上,靠着柱子闭目养神,淡然道:“觉得冷就回去休息。”

    “那怎么行?咱们好歹是王爷的随身侍卫吧。”袭影道。

    叠影睁开眼睛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所以你在抱怨什么?

    袭影摸摸鼻子,“好吧,王爷和王妃恩爱是好事,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咱们才能有个小公子或者小郡主。

    关键是,王爷和王妃恩爱能不能在屋子里?这样的场景对他们这样的孤家寡人实在是太不友好了。

    一大早骆君摇和谢衍就起身去了太皇太后宫中给太皇太后拜年。

    谢骋和长陵公主秦凝昨晚都住在太皇太后宫中,两人到的时候三人也早就起身来,跟着一起的还有长昭公主和她的一双儿女。

    长昭公主的驸马是位将军,如今还镇守边关,平日里公主府也只有他们母子兄妹三人。

    “见过王爷,王妃。”长昭公主的长子名唤徐成玉,也算是上雍皇城中有名的纨绔公子。

    无论是皇室宗亲还是世家公子,看到谢衍都难免有几分畏惧,徐成玉自然也不例外。

    谢衍微点了下头,骆君摇笑眯眯地道:“在这儿的都是自家人,用不着叫王爷王妃那么生疏。”

    尚未及冠的年轻人有些窘迫地望着两人,骆君摇指了指后面跟着出来的众人道:“不会的话,问问阿骋和歆玉该怎么叫人呀。”

    她说话的功夫,徐歆玉和秦凝已经牵着谢骋上前来,乖巧地道:“楚王舅舅,舅母,新年大吉。”

    谢骋干脆就抱着骆君摇的大腿,高兴地叫道:“小皇婶,新年大吉!”

    骆君摇高兴地摸摸谢骋的小脑袋,塞给他一个漂亮的红包。又捏捏徐歆玉的小脸,“歆玉乖。”同样塞给她一个红包。

    然后才扭头去看徐成玉,徐成玉红着脸也小声叫道:“舅舅,舅母,新年大吉。”他着实是有些不好意思,算年龄的话这位舅母比他还小几岁呢。

    “乖。”当长辈的感觉让骆君摇十分愉快,随手也塞了一个红包给徐成玉。

    年轻人脸更红了,“多谢舅母。”

    秦凝望着骆君摇,“我的呢?”

    骆君摇偏着头望着她,叹气道:“没有了呀。”

    “怎么会没有了?!”秦凝瞪着她,骆君摇抬手表示真的没有了。

    “舅舅……”经过了这段时间,秦凝对谢衍的惧怕倒是没那么重了。

    最主要是她自觉自己是骆君摇的朋友,以至于谢衍身上长辈的属性反倒被她自行削弱了许多。

    谢衍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抬手拍拍骆君摇便往里面走去了。

    “娘……长昭姑姑……”

    长陵公主和长昭公主相视一笑,谁都没有帮秦凝的意思。

    倒是旁边的徐歆玉开心的打开了红包,“哇哦,谢谢舅母!阿凝姐姐,歆玉分你一半!”

    秦凝看了一眼,那红包看着薄薄的不起眼,里面装着的却是一张一千两的银票还有几片金叶子。

    “……”瞬间更加眼红了。

    骆君摇轻叹了口气,抬手拍了拍秦凝的肩膀,一脸老成持重的模样叹息,“你甚至都不肯叫我一声舅母。”

    谢骋捏着自己的红包,也有样学样地叹了口气,“阿凝姐姐,你都不肯叫小皇婶一声舅母。”

    “……”秦凝。

    舅母……银票……

    银票……舅母!

    “舅母!新年大吉!”秦凝咬牙切齿地叫道。

    在场众人忍不住都笑出声来,就连最拘束的徐成玉也抽了抽嘴角。

    身为长陵公主的宝贝女儿,秦凝当然不差这一千两银子和几片金叶子。

    但是……

    看到别人有自己没有,比自己丢了一千两还难受啊。

    “乖。”骆君摇笑嘻嘻地塞给她两个红包,“一个是小宝宝的哟。”

    秦凝捧着两个红包,这才轻哼了一声,小声道:“这还差不多。”

    长陵公主一手抱着小儿子,一手忍不住点了点女儿的方向,忍着笑直摇头。

    这个傻姑娘,怎么会是她谢贤语的姑娘啊。

    长陵公主轻叹了口气,抬起儿子的小手捏了捏叮嘱道:“以后可别跟你姐姐一样傻乎乎的。”

    小娃娃还听不太懂母亲的话,笑得十分开心,“姐姐,亲娘……”

    “嗯,姐姐,娘亲。乖。”长陵公主抱着儿子笑道。

    皇室虽然人少,但此时一家子坐下来还是很热闹的。刚刚闲聊了几句,黄公公就从里面出来,恭敬地道:“太皇太后醒了,请王爷王妃和两位公主进去呢。”

    众人这才站起身来,长陵公主笑道:“走吧,咱们去给母后拜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