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1章 传扬

惰堕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华体会app网 www.trayanov.com,最快更新剑卒过河最新章节!

    沥血峰发生的血案,立刻传遍了内景天,随后又向外景天扩散!

    娄小乙自上来内景天后,一直表现的温吞如水,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甚至都没听说和谁动过手红过脸,让很多人对他的传说都处于一种似是而非的模糊状态,但这一次,大家都清楚了。

    这是一头把自己伪装成绵羊的狼崽子!当他开口咬人时,那是真正要见血的。

    没有人为此站出来主持公道,犯不上!

    整个事件条理清晰,逻辑分明,恩怨明白!你围人没围成,结果被人活着回来反杀,就是修真世界最经典的桥段,怪不得谁!

    而且这次事件中背后的内幕,大家也都不是傻子,都有靠谱的猜测!有牵扯的深藏自己,甚至暂时离开;没关联的高高挂起,在这个大道当立的时代,是会为了一点交情和所谓的正义就去淌这趟浑水?

    不是給自己找不自在么?还未必淌得过!

    以前在内景天,遇到类似的凶案时,都有内景天二斩老修出面,或说和,或警告,或惩诫;但所谓杀一人为杀,杀万人为雄,当你一口气把说和的主力,这些老资格的二斩老修干掉一打时,也就没人来出头了。

    整个内景天陷入莫名的沉默中,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大家都装不知道!

    因为凶徒残暴!因为秩序崩坏!因为大家都要自扫门前雪,摆在每个人面前的,还有更重要的事,那就是去黄龙之地立道!

    大道果位长生面前,谁还愿意去管这等吃力不讨好之事?躲都躲不掉呢!

    内景天,终归是个没有门派的地方,没有拘着面子也必须出头的理由!

    所以,七个二斩半仙之死,这么大的凶杀大案,竟然楞是没有惹出多少风声,传出,知道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就像某座仙山中为了争地盘,死了几头无足轻重的小兽!

    人命之贱,在这个混乱的时代真正让人心寒!

    娄小乙就在这样悠闲的氛围中,迎来了天眸的质询!

    有宏大宝光降下,宝光中有四团虚影,气息各不相同,显然,就是天眸的四位主事仙君的投影。这样大的阵势他还是头一次见到,之前不过是脑海中虚构,现在都降宏光了?

    其实他就很好奇,仙庭仙人纷纷殒落,为什么这四位仙君就能一个不少?从概率上来说这不科学,可能还有其它什么原因?会是因为行使天眸之权,对宇宙修真界的贡献,所以在这场变故中就比别的仙人挺的更久一些?

    其中一道虚影开口道:“轩辕娄小乙!身为天眸带职一员,领提刑之位,却知法犯法,不经上报,就妄杀同僚,你知罪否?”

    娄小乙干脆利落的否认,“人是我杀的,却不好知罪!

    提刑是个什么职位,其实我是一无所知!但如果这个职位存在的意义就在于只能被人杀却不能还手的话,这职位不要也罢!

    另外,我申请退出天眸,因为有人阴谋构陷,而诸位仙君却不能明察秋毫,反而助纣为虐,在这里待得久了,我怕我小命不长!”

    娄小乙反客为主,张嘴就开喷!这是他早就计划好的,天眸的质询不可避免,但他的形势并不差!天眸仙君一直能支撑到现在,就是因为天眸对外所谓的公正,也许背后会有小动作,小心思,明面上却不敢徇私。

    说起来他还要感谢灵宝大君和古兽神的帮助,他们两个成功的把这次一次性灭杀七名天眸成员的内部倾轧事件上升到了相当高的高度,这才有了这次的四堂会审!

    这审的人一多了,有些小伎俩就不能用了。

    所以,虽然灵宝大君和古兽神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但仅只这场过堂本身,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帮助。

    还是那道虚影,“咄!你这是在怀疑我们徇私枉法么?”

    娄小乙脖子一梗,“不是怀疑!是确认!

    主持之人刻意调度,布下天罗地网!

    封闭空间,异族领域,秽土远来,内外景天齐聚,东西天传道传经人,黄龙粉刷使,三天守夜人!还有个不远万里赶来的大鹏!

    最后,仙鹏亲自下场!我就想问,这到底是谁的手笔?

    大堂之上,明镜高悬!天道之下,明察秋毫!谁敢在这里和我说,这些事都是巧合?全是意外?

    如果这都是意外,那么内景天的那次黄金起源,我也是意外!练习招式,失了手了!”

    娄小乙泼皮性子一发,不管不顾,“我可以认罚!天上老爷们也可以不追究,上位者无罪嘛!但参于此事的人还不在少数!

    是谁在布置?是谁在通传?是谁在借翼展天养虫欲坏人类修真界根基?是谁在助纣为虐养虎为患?

    若是查不出来,或是不敢查,或者根本就沆瀣一气,就只拿我这办实事的出气,那就莫怪我反出天眸,再不遵从!

    天有天道,人有人规,只许他人使坏,不容老子犯浑,我看这天眸也没必要存在了,大家散伙算逑,各凭本事,生死由天!”

    虚影中一片静默,有好整以暇的,有幸灾乐祸的,也有恼羞成怒的,如坐针毡的,不一而足。

    本来好好的一次兴师问罪,现在被这泼皮直接挑开遮羞布,质问天眸存在的价值,这就是借势!

    借势分两种,顺借和逆借!

    顺借就是跟随大势,趁乱而起,浑水摸鱼;但天眸组织选择的却是逆借!

    就是乱世之下,维持秩序,保护生灵,遵循最古老的善恶之分,成为滔滔洪水中的一股清流,从而获得天道格外的青睐!

    他们也确实得到了,四位仙君自大道崩散至今,仙人殒落小半的情况下竟然一个也没出事,就是明证!

    那么,娄小乙借此发难,就是现在天眸的死穴!可能会有人对此深恶痛绝,但在明面上,这层遮羞布不能揭!有些东西已经挂了这么长的时间,不能因为一个人,一件事就放弃!

    难堪的沉默中,另外一道人类虚影出言道:

    “个中原由,天眸会另行派人调查!但你不经上报,私仇为先,擅杀天眸成员,虽有原因,但也不能鼓励!

    现黜去你提刑之位,降为押司,待一切调查清楚后再做定论,你可服气?”

    娄小乙就有些懵圈,“提刑下,竟然还有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