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6章 剑凌天下4

惰堕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华体会app网 www.trayanov.com,最快更新剑卒过河最新章节!

    娄小乙一击成功,随即远离,哪怕强悍如他,也不愿意落在那些老家伙的包围之中,他已经隐隐感觉到了矩术的气息,此地不可久留。

    但他离开的方向却是,昆仑客!

    柒蚁在外,才刚刚击杀钱朶朶,那几乎就是他的全部飞剑力量,所以他现在根本就是裸-身而进!还需要一息时间飞剑才能回转,但他等不了,这样节奏的战斗,耽误每一瞬都是在犯罪,更别说是每一息!

    ……重楼倾力一剑,昆仑客面色凝重!他没有跑,在飞剑下逃跑就是个笑话,他当然不会犯下这么幼稚的错误!

    而且他也不认为自己堂堂三十六天第一天的守夜人,会在一次堂堂正正的强攻下束手无策!他能成为第一天守夜,当然就是仙庭认可的凶狗恶狗!

    狗为知己者死!

    气势在,胆气在,他还有自己的道境运转!双分阴阳,中出虚无,旁征空间,庆云翻滚,蓄势待发,只等剑势落尽,他就要暴起反击,不求立杀此獠,起码要留他在此!

    三个胆大妄为的剑修,如此劣势下还想悍然行凶,如何能忍?

    但,接下来的变化却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

    重楼的飞剑在天空中划出一道绚丽的曲线,玄鸟划沙,用最简单的变向加速之势,把已经绷到极致的剑势再次往上推!

    但这样的玄妙剑迹就不可避免的错过了本来还在攻击轨迹上的昆仑客,而是变成了向醉阳道人飞去!

    这不是失误!根本就是蓄谋已久!这老剑修的目的就根本不是他,而是醉阳道人!

    道理也很简单,他昆仑客平素绝少露于人前,但作为外景天头几把交椅的醉阳可是风云人物,为人所熟悉,像魔剑尊这样的人物就一定有机会暗地里摸他的底,一击之下,甚至都不用判断过去未来!

    老剑痞的真正目的就是杀醉阳!

    判断有了,但他却不能对此做什么!因为一团道消天象骤然升起,与此同时,一道遁迹瞬间接近,其内一人,目光锋锐如锥,右手反背,只肩头露出一小截寒光闪闪的剑尖!

    小剑痞想要偷袭!他的道境安排都是为了对付那道强绝的剑光,却无法有效应对一个对道境感知无比敏锐的真人!

    他有把握在老剑痞杀醉阳时反杀老剑痞,但是……

    死道友不死贫道!一个连仙器都能劈开,斩羊朶朶于剑下的人物,无论怎么小心都不过份!他的道境转换很厉害,但硬碰硬下就未必及得仙器,所以……

    昆仑客不得已就只能后退,拿空间换时间,重新布置自己的道境攻防!对他个人来说这是必须的应手,但对醉阳来说,却是失去了最有力的强援!

    ……醉阳突然发现,自己从猎人变成了猎物!

    之前不出手,昆仑客是要掌控大局,他则是心有戚戚,没谁比他更了解内景天魔剑尊的实力,因为他的师傅就是在一次虚空遨游中无端被这凶人所斩,这万数年下来,他甚至都从未提起过报复的勇气!

    他就怕自己轻易出手,就成了这老魔剑的下手对象,最后师徒两个做成一堆!但世上事,就总是怕什么来什么,躲是躲不掉的,除非他不来!

    心境已失,徒呼奈何!这样的情况出现在他这样的外景抗鼎颠峰身上实属不该,但问题是,得分遇到谁!他传自师门的那一套东西因为师傅被斩而让他在此人面前就完全没有自信,而处身守旧力量的他又缺乏改变的勇气!

    高手相争,这足以致命!

    当又一团道消天象升起时,昆仑客正严密注视正从他身前不远处掠过的小剑痞,

    “借过,踩到你脚就不好了!”

    小剑痞根本就没有其它多余的动作,就仿佛真的是借过,而不是想做什么!

    当他背身通过时,昆仑客郁闷的发现,此人背着的手中什么都没有,只有肩膀上沾着一截断剑尖……他瞬间明白,剑修的本命剑在斩杀羊朶朶后还没有回来!这不难理解,要斩破仙器,那真不是剑炁能做到的,需要强大的本命实剑!

    这就是剑修没有发飞剑,而是近身通过的原因!等于就是拿命往他手里送,可惜他却没有勇气接下!

    ……当决明子赶到现场时,就是这么一个烂摊子!剩下的道人甚至都没有纠缠的勇气!

    但他什么也没说,现在的情况做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抱怨,一埋怨,心气就散了,大家身处这样的封闭环境下,心气散了,早晚要出大乱子!

    “很好,我们达到了目的,成功的把他们分散开!还是老规矩,佛门朋友已经追娄小乙去了,翼人道友和秽土祖巫正紧跟重楼,我也会马上赶过去!

    你们的任务还是那头白虎!我仍然认为你们能做到!

    我唯一要提醒的是,对方是在拼命,而我们似乎只是把这次围猎当作了一场游戏?如果你们还是这样的心态,结果不会好,言尽于此,自求多福吧!”

    决明子撂下这句话就走,实话实说,他对隐翼和祖巫不太放心,那魔剑尊真的很魔性,需要谨慎对付,需要他从中调度!

    昆仑客鼓了鼓嘴,想说点什么却最终什么也没说,因为时间紧迫,因为他的调度失误让他很没有面子;灰头土脸的失败者说出来的话,有谁会听!

    还剩下四个道人,他昆仑客,华海道人,岑布衣,风婆子,四个人都有些不太自然,剑修的这一波攻击,从重心转移到右翼开始,一直到结束,总共时间也没超过三息,

    战斗过程也很清晰,没有很特别的功法和道境变化,就纯粹是剑修最擅长的生死绝争一线,但就是这样的简单,却让他们苦不堪言。

    白虎拉住了华海等三人,遗憾的是他们三人在三息内却一无所获,除了在皮糙肉厚的白虎身上搞了几下外,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有很多的原因,也无法细论。

    昆仑客三人是被重点打击的,结果就是这样,一言难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