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狼狈【为盟主Renault陈加更】

惰堕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华体会app网 www.trayanov.com,最快更新剑卒过河最新章节!

    阿九一听,眼睛笑成一条缝,这娃很上道啊!有前途!比他那操淡老大懂事多了!

    “好,好好!有这份心就好,不过我也不需要你出来做证!你自己一堆的秘密,屁-股也是不干净的,被那些狡猾的老怪物一追问,准上套!

    应对轩辕必然的寻问,我不会说他在和谁对战中受的伤!这样也就不会把目标指向你,单独问你一个和询问所有人,力度那是不一样的!

    我这些年啊,境界飘忽不稳定,所以总有些精神不振……”

    娄小乙小鸡啄米,“那是,那是!九爷您同时负担这么多场战斗,劳苦功高,功德无量,换个人来早就乱套了!

    弟子我就没和烟云对过手!怎么可能?我的对手就只那些十来年期的筑基,它也对不上啊!”

    娄小乙当然知道自己该怎么选择!烟云死鬼死了就最好,省他大麻烦了!这九灵君明显是失职,把他和烟云这样不同层次修士給安排到了一起!这根本就是它的失误!

    不过他却不会逮着不放,说出去能怎么的?一个筑基,一个真君,还不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他除了落下九灵君的恶感,什么也得不到!

    反正烟云死得其所,他也就顺水推舟,落个人情不香么?

    阿九很满意,它最怕的就是这小家伙一副死硬不通融的脾气,这其实是很有可能的,原因是他的出身!

    但现在看来,这小家伙很知道变通嘛,这就省事多了!它虽然自觉有帮助小家伙的义务,但本质,它还是个懒灵。

    它的计划很成功,最起码在小家伙看来,他逮住了它的小辮子,所以它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給他些好处,完美!

    “小乙懂事!九爷我很开心!我也不白承你情,来,我給你个信物,以后在穹顶范围之内,不拘何处,你都能凭此进入九宫界耍子……”

    娄小乙接过信物,不以为意,“九爷,小子我平时修行紧迫,可能不能常来看您……”

    没事来这儿干什么?豆腐块大的空间,山水也很普通,灵机虽然饱满,但他现在也不太缺这个……

    阿九就眯起了眼,“我就倚老卖老的说一句!小乙你是修习的星辰系功术吧?难道你就没感觉到在九宫界中,和你在穹顶有什么不同?”

    娄小乙一听,这很有道理啊,“九爷指点的是,我在这里好像对星辰的感应就更近一些……”

    阿九笑的猥琐,“你看,九宫界和在五环任何一个地方的区别,就在于这里少了大气层的阻隔!所以你感应星辰就会更容易!你想过没有,如果你把修习星辰功术的时间都用在九宫界,会产生什么效果?”

    娄小乙就很意动,这是他甩开同境界修士最好的方法啊!他的功术,就基本上以星辰为底子!但修士只有到了元婴,才有能力飞出大气层去往宇宙,筑基金丹除非被装进浮筏装来载去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那么……

    “会不会太麻烦九爷了?”

    阿九哈哈大笑,“不麻烦,不麻烦,你九爷我喜欢吃些卤物,鸡屁-股,鸭屁-股什么的,你多多給我带些来,这些东西比较凡俗接地气,我和轩辕那些老古板也不好说……”

    ……闻广峰上,修士们依次从荒兽口中涌出,内剑外剑进去了七十三个,出来七十二个,还是出事了!

    云肖古齐紧张的计数,数来数去一个不少,这就有些奇怪了,难道出事的是内剑一脉?

    不能啊!内剑是嫡脉,轮也轮不到他们,这是怎么回事?

    看向老真人,老真人沉重的点点头,“烟云,出事了!我听九灵君说,是战斗中出的事,九灵君没救回来……”

    云肖古齐对视一眼,这就更不可思议了,烟云他们当然知道,就是那个虐杀烟婾的家伙,实力在这一批十九名内剑中也是顶尖的人物,如果他是伤重没救回来,那么,伤他的是谁?外剑中有这样的人物么?

    二十三名十年期的筑基当场就被放回家,只留下那三十一名二十年期以上的修士在那里接受反复的查询,当然,不是为了追究责任,责任其实很清楚,只不过大家都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他们其实只是想知道,究竟是哪个扮猪吃虎的,竟能做到这一点?如果找到了,说不得,那一定是要保护起来的!

    这是个注定没有结果的查询,因为真正的凶手现在正在千秀峰下逛坊市呢!

    娄小乙又有了些新的想法,他需要购置些材料来验证!

    这次九宫界的经历告诉他,在五环,他的能力还远远做不到能对自己达到完美的保护!

    这次在九宫界,他面对的还只是筑基不到五十年的修士的碾压,如果出了穹顶,他就可能面对七十年,百年,甚至两百年筑基的挑衅,那么,还有机会绝地翻盘么?

    对内剑一脉,他有特殊的克制剑丸的能力,但这只是窝里斗,出了穹顶,和那些能和内剑斗个不相上下的天才法修斗,他的这个底牌就毫无意义!

    而且哪怕是他这种对剑丸的逆天能力,也不会一直存在!能克制烟云的剑丸,只不过是烟云对剑丸的浸淫还不够深!换个意志更坚定,对剑丸的掌控更深入的内剑,人家的剑丸也未必会退缩!

    他不知道自己这项特殊能力的来处,只是在广场择剑丸时才有所了解,当时刚从剑冢小世界出来的剑丸就对他退避三舍,为此还引出了很大的麻烦,但他知道这种退避三舍是有限度的,他不能依此而作为战斗的依据!

    偶尔事到临头那是被逼到没有办法,却不能以此为凭持!

    对九灵君的邀请,他还没有想太明白;修士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有些邀请确实是真心诚意的,而有些不过是种客气,你当真就是不知好歹!

    像九灵君这样的存在,在轩辕剑派地位超然独特,他不相信一个筑基的死,哪怕是宝贵的内剑,会对它造成什么影响!

    就算是知道了它的渎职,把不同阶层的修士給掺在了一起,又有什么打紧?就十恶不赦了?

    但九灵君的邀请确实对他来说有很大的吸引力,所以他的想法是,先不急着进去修练,而是过一段时间提些礼物去探探口风,再决定接下来的行止!

    关系是要处的,相处的第一原则就是,不要让人讨厌!不要和狗皮膏药一样的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