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 骚扰战术

阿帕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华体会app网 www.trayanov.com,最快更新女神的合租神棍最新章节!

    老李觉得自己一把年纪了,能把这么一个爱好保持这么多年很不容易。

    可这到头来被鬼相给暗害了一把,他哪里能咽的下这口气?

    只恨不得在鬼相腰眼子上来一刀以泻心头之恨。

    山炮当然也想干一炮,只是瞧着那惊天动地的干仗架势,心里忍不住有点发憷,忍不住道:“二弟,要不还是等他们拼个你死我活,咱们在出手吧?”

    “我的好大哥。”老李面色阴郁,道:“都这个份上了,你觉得这俩家伙还能给咱们渔翁得利的机会吗?此时不出手,那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山炮苦涩道:“二弟,我现在身负重伤,实在无力为继啊。”

    老李却是一指薛花姑,道:“这不还有个强力输出呢。”

    “她?”山炮有些嫌弃,他之前可是指望薛花姑能重创鬼相,甚至都献祭了三笑,结果雷声大雨点小,三下五除二的就被镇压了。

    老李却是阴测测的说道:“不,她还没到极限,她心里有魔性,只是一直没有被开发出来。”

    山炮道:“那怎么做?”

    老李瞥了眼不远处在打坐疗伤的七情,俯身在山炮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山炮听后却是冷汗直流,有些犹豫道:“这样不好吧?”

    “都这时候了,还妇人之仁?”老李阴沉的说道:“大哥,无毒不丈夫啊!”

    山炮也就是虚伪两句,一听老李这般说,开口便是道:“那就干了。”

    顿了顿,山炮又有些迟疑,道:“可是七情也不是善茬子,想算计他没这么简单。”

    “一个颜控而已。”老李冷笑道:“又没脑子,搞他一波心态,然后趁虚而入就好了。”

    “怎么搞?”山炮忙是问道,有老李在身边,他实在不想动脑子。

    老李冷笑,道:“他不是想要潘安宋玉吗?大哥你变一个给他瞧瞧,完事在损他两句,等他心态失衡就现出真身,他一准儿崩。”

    山炮闻言,搓了搓下巴,道:“二弟,你这话说的我怎么听的不是那么对劲呢。”

    “啥不对劲的。”老李道:“都这时候了,咱可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能不能翻身就看这一招了。”

    山炮脸色发狠,道:“好,听二弟你的。”

    而就在老李和山炮暗搓搓的算计着七情,准备来一炮猛的时候,秦宁三人和鬼相的战斗也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司徒哲以强悍的凶神之躯主攻,而秦宁则是坐镇大阵各种挑衅拉仇恨,在有僵尸之王配合,这仇恨拉的是相当稳固,言行合一之下直让鬼相各种上火,拼了命的想撕了秦宁那张嘴,最不济也想给他缝上。

    而杨寡妇则是化身正义辅助,使出了吃奶的劲给两人上各种增益buff。

    因为有演练,三人配合相当默契,一时间却也是稳稳占据了上风。

    鬼相这会儿脸色可并不怎么好看,倒不是因为落了下风,属实是因为被秦宁给骚扰的。

    这鳖孙为了能稳固仇恨,那一张嘴就像开了光,跟个机关枪似的突突的不停。

    秦宁也不说脏话,但句句都是掏心窝子的话。

    直让鬼相的火气是蹭蹭的往上涨。

    鬼相不是没想过先把司徒哲和杨寡妇给干掉,然后单独收拾秦宁,可是秦宁所布下的上百道大阵也不是摆设。

    其中的幻阵,杀阵,困阵交替运行,衔接的十分紧密,而且秦宁鸡贼,几乎不给鬼相破阵的机会,但凡阵图稍有崩溃的迹象便会立即更换,由别的阵图顶上,在加上司徒哲近乎凶悍的进攻如狂风骤雨,鬼相一时间也难以找寻机会。

    而这也是秦宁所要看到的。

    他就是要以密集的阵法骚扰来搅和鬼相的心态,但凡他的心态出现分毫般破绽,他便会以三生石将其困住。

    当然,秦宁这会儿也不好受。

    接连操纵上百道大阵,在承受鬼相近乎鬼神般的攻击,他感觉自己的精气神已经到了极限地步。

    体内导气术的运转,也隐隐出现了后继无力的状况。

    一张脸更是憋的通红,嘴角鲜血溢出,身上亦是伤痕累累,只是眼神却越发的疯狂。

    他在憋着一口气。

    誓要和鬼相拼出个高低来。

    鬼相察觉到秦宁的状态,脸上冷漠之色更甚,手中长枪化为黑色蛟龙,翻江倒海的不停,只搅和的那一道道大阵晃动不已。

    被布置为阵眼的法宝,也已经是黯淡无光,而那些组成大阵的俊男靓女们,更是惨不忍睹,身上华丽的皮肤都已经破烂不堪,有心想要四散逃离,只是却骇然发现身上控神符若隐若现,以是身不由己。

    到了这般地步。

    他们很清楚在穿上画皮的那一刻就已经着了秦宁的道,被种下了控神符。

    而想活下去,也只能是痛骂着秦宁卑鄙无耻,然后拼了命的帮助秦宁来维持大阵的运转。

    “哼!”鬼相冷笑连连,道:“我看你还能撑到几时!”

    “撑到你死!”秦宁嘴上自然是不能落了下风,道:“你个活太监,给你做春梦你都不知道珍惜,活该你连个把都没有。”

    说罢。

    秦宁右手一挥。

    僵尸之王只大吼了一声,以手为刀砍了下去,胯下神器脱体而去,化为一柄长枪,直直的捅向了那翻江倒海的黑色蛟龙身上。

    “混蛋玩意儿!”鬼相气的须发皆张。

    凶符和四符齐齐而动。

    只重重的落在当前大阵之上,只听轰隆隆一声巨响,那大阵瞬间崩溃,而组成大阵的几十个俊男靓女亦是顷刻间毙命,化为飞灰消失不见。

    但也就是这时。

    司徒哲也已经出现在鬼相身后,只大手一握,旁边一道攻击阵图被其握在手中,一拳轰了出去。

    鬼相不敢大意,吉符甩出,化为一道盾牌。

    司徒哲双眼猩红,身上凶神气不断爆发,只打在那盾牌上后,这吉符所化盾牌出现了蜘蛛网般的裂痕,在随着司徒哲低吼,盾牌瞬间破裂,而其拳劲正落在了鬼相背心之上。